深夜的製作人
 
 
2018/12
           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31
         
 

自從經歷過「傳說中的決鬥」之後,兩兄弟的感情不但沒有轉好,反而還有每下愈況的氣氛,今天到達現場之後,兩人的氣氛一度緊繃,正式開始訪談之後,誰都不願意先開口,逼不得已,只好採取一問一答的方式,讓兩人輪流回答。

★請問你的童年生活是如何度過的?

「我的母親在我沒懂事之前就已經過世了,我是由許多保母、家庭教師、傭人養育長大的,自從出生之後,我的地位一直是一人之下、萬人之上,從來沒有遭受過挫折,也沒有人責罵過我,父親陪伴我的時間不多,偶爾相處也都是彼此以禮相待,從來沒有過爭執,這樣的生活……也許在很多人眼中是一種幸福吧?(稍微停頓一下)因為沒有其他兄弟姊妹,我從一開始就十分珍惜同父異母的弟弟,不管別人如何勸阻,我都想要多親近弟弟,將他當作自己的手足看待……。他們母子離開的那天,是我短暫童年中最悲傷的回憶。」
(看著天花板):「我的童年?我沒有童年。未滿十歲就送到歐洲念寄宿學校,同時學習三種語言還有兩種樂器,寒暑假都在學校當中度過,只有畢業典禮及音樂大賽得獎時母親來過一次,其他時間不論怎麼要求,她都不肯見我。十三歲開始跟著少年交響樂團巡迴演出,在各地流浪,就是沒有回過家……我沒有童年也沒有家……。真要說起來,學生時代地下樂團的成員才是我的家人。」

★ 擅長什麼樂器?

「我進入音樂領域的契機,是因為我年幼時,經常聽到庭院中練習小提琴的聲音,於是我便主動要求學習大提琴,期待有一天可以與音樂天份極佳的弟弟合奏。雖然我的天資不足以達到專業的領域,但以一個業餘愛好者來說,我已經是頂尖的程度。除了大提琴之外,我也會豎琴,還有其他簡單的樂器。」
(瞄了一眼克烈斯):「起初學的是小提琴,到歐洲上學之後,開始學習鋼琴,但跟隨管弦樂團巡迴時主要演奏小提琴,目前兩樣樂器都持續勤練,不讓自己的程度退步。學生時代曾經參加過地下樂團,擔任鍵盤手,對於低音吉他、鼓等樂器也不陌生,比起古典音樂,反而比較擅長寫搖滾樂。

★ 如果有一天逼不得已要退出演藝圈,對演藝圈有任何留戀嗎?(請紀翔先回答)

「我本來是為了照顧怡青而進入演藝圈,如果要離開演藝圈,我沒有留戀。音樂是無所不在的,存在於每個領域,我也嘗試過許多不同的型態,不管是學生時代的地下樂團鍵盤手、後來的音樂學院講師,現在的流行歌手,我都充分的享受過音樂的樂趣。就算離開演藝圈,我一定也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屬於我的音樂世界,對這一點我從來沒有懷疑過。」
「我在歐洲的時候已經告別過一次演藝圈,當時便明白自己永遠不會成為一個正統的明星。雖然很感激許多影迷對我的支持與愛戴,但我沒辦法像其他人一樣,可以放下身段跟影迷同樂,甚至很難裝出和善的臉龐。身為長子,我對家庭有更多的責任要扛,更無法隨心所欲,總有一天……我會離開這個世界吧!雖然告別演藝圈的朋友會讓我覺得感傷,但這將是無法避免的結局。我只能珍惜每一個跟影迷共同相處的日子,直到最後一分一秒。」

★現在最想重視的東西?

「親人。對於世間的榮華富貴,我已經得到太多,我現在最重視的東西,是金錢也沒辦法換取的親情,我很努力的付出,並且希望可以得到一點回報!」
「朋友,還有我自己。」

★如果受到女性觀眾的追求,會有什麼反應?

「在我們國家裡面三妻四妾是被允許的,我期待每一段美好的戀情,我將會一視同仁地對待每個人,不讓任何人受到傷害或委屈。不過……我對外貌的要求很高,請確定在我的標準之上……」
「我不打算跟任何女人發展更深一層的關係,如果不在意被我傷害的話,儘管可以來試試看。難聽的話說在前面,我最擅長的就是讓女孩哭泣……」

編輯結語:這對兄弟的愛情觀都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,如果想跟他們來往,請再多考慮一下……